HuangYao Web-site
Title
 

(一)牛鼻子黄尧别来无恙乎?
今年二月十九日起,一连六天,省立博物馆有一项海外侨胞三人的书画展吸引我在百忙中去参观。一方面我次日要去琉球,许多出国手续尚待完成;二方面,那时还是旧□正日初五以前,家家户户过春节的气氛正浓,於是我这项参观,等於还人情债,不得不去看。我第一个人进场,细看一周,看过之後,十分满意,也十分惊讶。

这次联展包括三个人:王世昭、黄尧及陈乃超。王、陈俱是熟友,其作品早已久仰了,兹不赘;惟独黄尧的作品,违教已久,今幸得一见,足慰平生,因为我们暌违已有四十年之久了!他的作品虽然只有十四幅,可是幅幅精彩,风格特殊,并且显示他近年来在海外潜修功夫之深与绘画境界之高,而在当代艺术坛上,允为独树一帜,唯我独尊!

当时我看了,喜悦万分,回到家来,就立刻写信与他,说明我参观的经过与其感想。可惜时间不对,否则,我一定写篇小文,为他的画展作一介绍。事後,我翻阅那几天的台北报纸,竟无一家刊载他们联展的新闻,甭说有特别记载了。可台湾年来由於经济发达,社会繁荣,画廊如林,展览会天天有,如无特别宣传,已引不起一般人观赏的兴趣。如无请托,报馆也不会替你刊登消息;若干真正价值的展览,往往被疏忽,已不算回事。不过,牛鼻子黄尧这次的展览如错过了,那未充太可惜!

二 、牛鼻子漫画的创意与实用
五十岁的读者如不健忘。抗战以前「牛鼻子」黄尧的大名,已誉满海内外。他所绘「牛鼻子」漫画吸引著全国大江南北十万读者。人人模仿他,人人谈论他;好像一切画笔若不牛鼻子化,就不成其为漫画。在他同时有叶浅予的「王先生」,也风行一时。但影响力就差多了,大概在抗战前约十年之久,中国因日本之侵迫。铸成中国青年人思想之不安,由於「九一八事变」之兴起,敌忾同仇之心,激荡在广大人群之中,各种思潮,乘机渗入,形成三十年代中国文艺思潮之纷歧。

黄尧以他的特别智慧,先天的敏锐洞察力。创造出「牛鼻子」漫画的形态,以描写人生、揭露人生;以说故事的手法,揶揄人世间的丑恶,也歌颂人类的善良;他以小人物看「大人物」,使「大人物」的嘴脸,无所遁形;他用被人瞧不起的社会琐事。以与字宙间顶天立地之大举措相比拟,使它的真价值显现;无论他所表现的方法怎样千变万化,但有一项主题则不可少,那就是中华民族再不是东亚病夫!中国人再不是清朝末叶被列强欺负的奴隶。中国人要挺身站立起来!中华民族永远为世界民族之光!

他的画笔以「牛鼻子」的「圆形」为主』使一个人,无论大小尊卑,无论男女老少,在他以「圆形」为主成为人的面孔後,衬托著五官四肢而构成一个特别的「人物」。再由这个「人物」以喜怒哀乐的表情绘成一幅图、一种思想与一种行动,而表达其主题。在举世漫画界中,「牛鼻子」漫画的确是漫画史上空前创意。这五十年来,漫画界後起之秀,如雨後春笋,模仿他的不少,但只能肖形,难效得其神髓。有一年,文艺界同人去马祖访问,与牛哥(李费蒙)谈起,他自承深受黄尧画风的影响。

在抗战以前,我在上海四年,曾是他的长期读者之一,但我认识他却是抗战期间,民国二十八年的山城--重庆。

三 、山城的交通概况

民国二十六年「七七事变」爆发,不久上海吃紧、南京被围。大批作家包括许多漫画家由上海逃往武汉。因我正服务於「大公报」之故,认识了高龙生、叶浅予、张望等。听说「牛鼻子」黄尧也来武汉,但我没碰见他。二十七年十月武汉沦陷,作家们一部分经湖南前往广西、云南、贵州 ,大部分则跟随政府迁往四川,并在重庆及附郊定居。我忘记是谁介绍的,约在二十八年初,我认识了黄尧。从此至少有三年之久,往来密切,差不多一两个礼拜就见一次面。原因是他那时住在公园上边苍坪街的山王庙街,他正和他的堂兄合营一家名叫「大来」的建筑公司。我起初住在绣壁街,後移新丰街,「五三」「五四」大轰炸後,家眷避难江安,我就搬到公园下「大公报」单人宿舍内,与曹谷冰、王芸生、袁光中、李孝元兄等同渡「轰炸时期」。「轰炸时期」给人们无限紧张,也给人们无限安闲。因为人们一心一意专门对付「轰炸」,其他事情都置之度外,所以既紧张也安闲。

四 、对黄尧的最初印象

我对黄尧的最初印象是:风趣、坦白而富有深厚的人情味。他个子很高,约一七六公分,身材细长,面部表情永远浮著微笑。他说一口有上海语根的国语,声音很宏亮,而且很谦虚,谈吐不俗。我们第一次见面,大概谈了四五十分钟。使我久仰的一位漫画家,从此订交成了好朋友 。四十年来,他无论走到哪去都与我有联系。还是抗战末期,他徜佯於西南各省,有一、二年,我与他消息断绝了。自从大陆沦陷以後,他先到香港,後到泰国,又到星马,但无论到哪去,他仍然没有丢掉他的画笔、不忘情於艺术的推广。以及发扬中华文化的努力,因为他的兴趣广泛,又多才多艺,所以从事的工作,也是五彩缤纷,方面极多。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正办「民间出版社」。与他来往最密切的是张望,张望也是有名的漫画家。好像那时张望也主持著一个出版机构,黄尧的若干作品有的也由张望代他出版。

五 、高龙生、茅庐与三圣宫

高龙生,山东人。抗战前服务於南京「新民晚报」,到重庆後,主办人陈铭德是川人,而且颇有江湖气,故 「新民晚报」在渝市算得上一纸风行,拥有众多读者。高龙生每天有一幅漫画,刊在第二版,很受人欢迎。龙生有怪才 。他的作品虽与黄尧不同,但他的鼻触敏锐,所以他的作品很耐人寻味。其他报纸则无这一栏,因此构成 「新民晚报」的特色。好多读者等报一出,抢看看高龙生的漫画,可见一斑。那时漫画家有固定地盘的只有高龙生。

六 、渝社诸君子
抗战时期,物质生活虽苦,但精神生活则旺盛;不用说抗战期末,已知日本必败,就是二十八、九年大後方饱遭日寇滥炸之际,大多数国民信心仍极坚定。那时候,已意识到「以空间换时间」的重要性,而且深深体会到何
谓「泥淖」。在此以前,报纸上还没有这些名词术语。自从日军正面大军沿长江被阻於湖北三斗坪,左翼的兵团攻占贵州独山後不得不急速撤退,再加「珍珠港事变」发生以後 ,日本失败的命运已显明注定,所以大後方的知识分子由希望而坚定信心,各种集会繁多起来。那个时节,一般人好像不似今天这样忙乱,除了遇空袭外,心情似乎都比今天为轻松,谈话的兴致都相当高。

从二十九年起,由中央政治学校(即政大的前身)一批教授发起组织「渝社」。为首的是周子亚教授,他当年在政校教授中国政治思想史还有经济方面的课程。参加的人有储安平、沈昌焕、黄尧和我等。最初有一二十人。後来剩下我们六、七人。因为是学术性的,重质不重量,而且偏重於小规模的倾谈,故不大张旗鼓的招收社员。

储安平那时是中央日报的主笔,曾留英,人非常聪明能干,且头脑清晰。(大陆沦陷前後,他办「观察」杂志,大鸣大放期间被批为右派。近情不详。)沈昌焕。那时他刚辞掉中山大学校长邹鲁(海滨)先生的秘书之职,赴瑜候工作。(後来他去印缅战区任翻译官,以後才入外交部。)昌焕兄的才华那时已展露於诸友之前。不仅仪表非凡,而且口若悬河,其後来的发迹,当时已判明。黄尧兄是著名漫画家,洞察时事,也异常锐利;只有笔者不学无术,幸蒙接纳,也无非因在「大公报」之故,沾了报馆之光,薄有虚名,故也列入学者之林。

七 、南温泉 张恨水

记得三十一年秋,我邀黄尧兄与我的幼小子女二人再作南温泉之游。南温泉的确是重庆郊外的好去处,除了不比汪山近外,比去北温泉近多了,尤其我们住在南岸的人 ,可以从黄角桠绕川贵公路走过去。从海棠溪有班车可直达。

这是我家儿女第一次游南温泉,一切以他们为主,并且在溪内乘小舟,直溯虎啸口,又攀高访南温泉山的古刹名胜。最使我多年不忘的是黄尧兄一直背看我的儿子(那时五、六岁吧)攀登高阶,还嘴不停的喊:「古纳曼!」「古纳曼!」(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有击落德机二十架的纪录,故称英雄。)

我们又拜访了章回体小说家张恨水。他那时所撰 「八十一梦」及「新水浒传」在「新民晚报」发表後,享誉正隆。恨水,安徽人,却在北平长大。抗战前,因为「春明外史」与「欢喜冤家」知名於大江南北。他也是与黄尧兄同船入川的。我们未经通知(那个年代非不礼貌的拜访),冒然往访,他正赤著膀子拉胡琴。他初学乍练,拉不成调,见我们去了,才嘎然停止。

谈了半小时,我们去街心小馆使餐後返渝。此後,黄尧兄便离山城,到西南各省云游去了。

八 、黄尧的家世与漫画历程
黄尧兄有一次告诉我,他的先世是陈汉著名孝子黄香(二十四孝之一)。他的祖先由江夏迁移到浙江嘉善。衍至清道光、嘉庆年间,他的高祖安涛,字霁生,任潮州大守。著有「自娱室诗集」等书。家藏历代书画甚丰。(此项资料中国人名大辞与及潮州府志,均有刊载。)黄尧兄的父亲黄汉锺精研古籍书画,没作过官。自幼就跟随他祖父研习古文艺事。书法潜力於汉碑狂草,对甲骨钟鼎与文字学都下过苦功。绘图著力於双钩铁线及大小米。同时对梁楷、青藤、老莲、八大、石豁、石涛等名家,尤有心得。黄尧兄於民国四年生於上海,後因沪上屡度遭兵燹,遂跟随他父亲迁回老家---嘉善县的魏塘。一面上学读书,一面从他父亲学画习字。以後,他又迁回上海。由於他聪颖过人,兼有渊博的家学,他的漫画在短时间内便吸引了上海区域的广大读者群。大概十八岁时,他就被上海新闻报聘请任编辑。当时报社鉴於他的天才,希望他以漫笔之笔,洗掉华人为「东亚病夫」之诟病。创出绅士型的人物---「牛鼻子」,以不须有「说明」就可使读者一目了然它的意义。以人物动作表情,表现人间喜怒哀乐。於是黄尧兄便以无比的天才,振笔作画,朝这方面努力去,不数月功夫,沪上万千读者争传「牛鼻子」的故事。「牛鼻子」此後便成了黄尧兄的代号,誉满海内外了。「牛鼻子」漫画的主题,除扫除中国人为「东亚病夫」之绰号外,同时唤起中华民族独立自强的精神,挺立於世界,并且他善用线条与人物动作,对世事有时加以赞杨,有时加以讽刺,亦庄亦谐,令人忍俊不已。

於是各种画刊争向他邀稿。如当时林语堂先生所编 「论语」、福州「钟声报」,以及北方的「方舟」杂志等刊物,都有他的作品。同时,各地画家仿效他的人多至数百。并且根据他的画法、风格、发挥「牛鼻子」漫画的精神。蔚为全国画坛「牛鼻子狂」。

抗战军兴。由负责宣传方面发起,一声令下,竟得寓意抗日的「牛鼻子」漫画十万件之多,由全国童子军总会负责携往内地各县市展览宣传,对於振奋人心、打击日本军阀侵略野心,贡献至大。也可藉知「牛鼻子」漫画在绘画史上风靡一时是空前的。

因此之故,在抗战期间,日伪为了混淆视听,兼为它们宣传,在「北平时事新报」上特辟「牛鼻子曰」专栏,冒名伪作,替日伪张目。後来由在瑜的中央图书馆予以揭发。并由在重庆的国际宣传处招待外国记者予以澄清,才杜绝了日伪之欺骗伎俩。可知「牛鼻子」漫画曾深深打击日伪的宣传,以及受到国际重视。

在上海期间,黄尧兄已出版约有「牛鼻子漫画专集」多册。「假使集」、「赐福集」(上下两集)等书。另有「牛鼻子十讲」一书,详述牛鼻子画法。主要说明这种画法,系根据 「书法」与「数学原理」合并而成,深得青年与儿童的喜爱。由於风行之故,当时全国中小学都采这本书做为图画教材。

民国二十六年「八一三」後,他离开上海,由吴淞口化装逃出,先到宁波,然後沿京杭国道到南京,正遇上南京大撤退。他才由芜湖乘兵工署的轮船到达汉口。因受风寒,罹病逾月,愈後与张恨水同搭民生轮。於那年年底到达重庆。
以上真填补了我在渝市遇见他的空隙,以下再叙他离开重庆後的经过。

九 、倘徉於西南山水之间

由於黄尧兄从幼年养成好动性格,所以他大半生都在云游中渡过。大概他於三十一年冬离开抗战司令台---重庆後,他誓作西南之游,以吸取山川之灵秀,充实他生活经验。他由渝市先到贵阳,当时吴达诠(鼎昌)先生任主席,应邀举行「百寿图」、「战争中的中国人」与「漫画中的贵阳」等特展三次。因为黄尧兄虽以「牛鼻子」漫画著名,但其他类型的书画均有可观,且基础深厚,不同凡品。「漫画中的贵阳」多幅,应市长何辑五氏之请,赠送该府,由市府长期在民众教育馆展出,对於推动贵州文风,影响至钜。地方政府为酬庸他,曾将花溪附近土地一方赠予,以供其使用。黄尧兄利用时间曾访苗区,归作「苗区小访」画多幅发表於旅行杂志(中国旅行社所创办)。他并且建议黔省府,除已有图书馆、科学馆外,另建「艺术馆」。在这儿,他与旧友倪贻德、关良、叶浅予、丁聪等会晤。「百寿图」与「漫画中的贵阳」两稿,又由文通书局谢六逸代为印行出版。他经柳州至桂林,住月牙山,与赵少昂毗邻。当时桂林人文荟萃、田汉、柳亚子、徐悲鸿、尹瘦石、熊佛西、端木蕻良等都与他有往来。

三十一年底他在桂林乐群社与武汉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安徽桐城郑宝林女士结婚,完成了他多年的一桩小事。

结婚後,他应戍守衡阳的第十军军长方觉将军之邀赴前方,不料湘北战再起,他折返贵阳。原在桂林乐群社遗留的木刻画两部与所存藏的作品,均付之燹劫。但桂林科学店则为他出版中英文说明的画集两册:「战争中的中国人」与「漫画重庆」。此後,他又返回到泸州憩居作画了。

这一时期,正是我与他音讯断绝,不知他何往的阶段。好像他偕夫人到过重庆,但时间很暂,印象不深,只知道他结婚了,并且见过他的新婚夫人。(现在他们有一子,已结婚,有一孙男、孙女。儿媳是经济学家,经营贸易。)

十 、复员後的黄尧
抗战胜利之初,他本打算由四川直接回上海去,最後却由泸州转往昆明。在那儿他遇见许多友好,大家拉他赴河内共同筹辨「侨民银公司」。再到海防,遇见法越战争,只弄得落荒而逃,为状甚惨。再由河内返昆明,憩居该处一年,完成「漫画昆明」一部,展览後,曾以每幅斗方尺寸即可易黄金三两的代价卖出不少,发了一笔小财。这是三十六、七年的事了。三十八年他飞港转穗,本打算与黎民伟合作拍电影,因不久韩战爆发(三十九年六月二十五日),乃移居泰国,经营出版事业。

十一 、踏遍马来全岛
由於泰、马毗连,来往友好较多。黄尧兄乃於一九五六年(四十五)起,移居马来西亚。因该国尚未独立,地方政府致力於乡村教育,配合推行「成人教育」。於是他遍历马来西亚全岛,至柔、麻坡、马六甲、芙蓉、加影、吉隆坡、巴生等地都有他的足迹。沿途至中小学,作绘画示范演讲。到处听众云集,尤以华侨学生为多。黄尧兄声音宏亮,态度轻松,每到一处,深入浅出,妙趣横生,如罄如钟,警世诚性。不到一个月内,听众达数十万之多.对於协助进行社会教育,影响至人。最後他在吉隆定居下来。

在吉隆坡定居後,他在报端每周发表「教育漫画」一次,出版「教育漫画」数十种。曾在精武体育会,由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主办,由教育部长敦拉萨主持开幕,举行 「牛鼻子教育漫画书览」。展出「教子记」、「侥幸先生」、「暹罗风光」三部连环图书多幅,另有国画书法。混合展出,并当场挥毫,表演对席颠倒作书之绝技,一时哄动吉隆坡。誉为空前的一种写法,人人称奇,购书与购画者如云。三天展览中,观众达七万馀人,造成马来亚历来画展空前的盛举。他後来又创编「小学实用美术簿」全套、「小学标淮华文作业簿」、小学各年级「看图作文」(可供华、巫、印各民族使用。)又因各中小学以牛鼻子为图工教材,他又把「牛鼻子十讲」改编为「八讲」出版,销数每年达数百万册。不数年「牛鼻子漫画」便在马来全岛通行无阻了。

後来马国独立,槟榔屿韩江中学礼聘他出任训导主任三年。後又受吉打(即历史上「狼牙修」国所至地,也称「婴茶国」)首府亚罗土打新民中学任校长,使这个中学成为华、巫、印各族学生同砚一堂的独立中学,成绩斐然,共达十二年之久.

前五年.因他夫妇二人同时患重病,乃自动退休,憩居槟城原建之画室。憩养作画,又恢复其艺术自由生活。

十二 、黄尧的成就
黄尧兄於一九七五年(六十四)退休即潜心书画。他的画风熔东西方风格,与古今典型於一炉。他的作品由吉隆坡集珍庄画廊总代理,画价因为适应各阶层易於负担,所以也受多方人士之珍藏与争购。其画作内容,约分:
(一)国画(人物、山水、写实、写意均有。)
(二)南洋风情画(以中国画技法,绘作南洋题材。)
(三)文字画(以古文字最美的结构,以原始美术之造型,写出诗句,绘出新颖风格之画面。)
(四)风俗画(以中国各种风俗,均经考据後绘出。)
(五)儿童嬉戏图(通过素来对儿童生活之磅究心得,作成风趣横溢之画面。)
(六)其他
其画作分为大、中、小各型,适合大厅、书斋、内室,以及办公厅内悬挂。又连环璧画可与屏风并用。

十三 、「马星华人志」

因为他在马来西亚「画名」声誉日隆「生意」不恶.遂使他再无馀暇从事漫画,他自觉可惜。又他为纪念前若干代南洋华人的美德与勤劳习惯,曾以十年时间,实地访问,参阅史籍,至一九六五年止,完成「马星华人志」钜书一书。各大学均采用作为研究南洋华人之必备书。内容第一部分为西马,分州沿北向南。第二部分为新加坡。第三部分为东马;共一百馀章,分述马星华人之真实史事,地域不分闽、粤、琼、潮、客、三江,阶层不分贵贱,无不尽录。因受各方重视,故各国教授团到马访问,莫不以一晤黄氏为快。黄兄画室名「万象堂」,以示其内容,包罗万象也。他的画幅,谨钤一「黄」字与「万象堂」两章。有时也应藏画者之请加钤「牛鼻子」闲章。

黄尧兄由於受友好促作「宗教比较」研究,所以近年来 ,对於儒学、佛理及道哲等学问无不研究。因此他的书画内涵,莫不含哲韵禅趣。盖早年在上海,常在功德林、觉林寺素餐馆内与王一亭、张聿圭、张小楼、胡藻斌等组有雅叙共同画室,时常为救灾等作慈善展览。

十四 、盼他们伉俪来台一游
黄尧兄这些年来在南洋的确作了许多事,对华人教育事业与美术运动,贡献至大.将来在南洋历史上必占重要的一页。因为他走到哪去,不忘本、不忘自己是个中国人,传播中国人的思想,发扬中国人的道德观念。他说:「我从来没回过大陆,我也没有去过台湾。」我倒觉得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来台湾一游。他来後,不但老朋友们必竭诚欢迎(另一老友为朱庭筠兄),他也可以藉机绘制一批画带回去,「漫画台湾」必是马来华人爱看的作品。

牛鼻子黄尧兄嫂,盍兴乎来?

(注:黄尧兄嫂曾於一九八一年秋来台小住两周,著者与他们盘桓多日,相聚甚欢,惟当年相识,均属青年,再相逢时,已垂垂老矣!)
陈纪滢
(1980年6月26日於内湖大湖街,时室内九二度)
>> About Niu Bi Zi and his Art Xie Bing Ying (in Chinese)
>> Several Skill of Niu Bi Zi Huang Yao Cheng Rong Ning (in Chinese)
>> Memory of Huang Yao Chen Ji Ying (in Chinese)
>> A Family Legacy Parvathi Nayar
>> A Master's Stroke Denise Wee & Ivan Ke
Copyright